以史為鑒:美股Top 10門檻存“百年魔咒” 龍頭股或長期跑輸大盤

美股指數官網(上海,編輯 史正丞)訊,隨著2021年逐漸落下帷幕,美股市場上滿倉追逐成長巨頭企業的投資者即將迎來又一個豐收的年份,但市值日益膨脹的巨頭們在給投資者帶來“穩穩回報”的同時,正孕育著長期跑輸大盤的風險。

  截至聖誕假期,美股市值前五大的個股(蘋果、微軟、谷歌、亞馬遜、特斯拉)總市值達到10.15萬億美元。更為突出的是,電動車龍頭特斯拉年初至今飆漲51%、元宇宙新貴英偉達漲幅更是達到127%,兩者也是在近一年多的時間裡搭乘熱點風口登上美股市值前十的位置。

(隻統計進入前50的情況,來源:iweblists、美股指數官網

  但不論是科技投資者還是買指數基金的被動投資者,都需要考慮一個問題:當那些成長股成為市場巨頭後,他們的高收益率還能延續多久?

  投資研究機構Dimensional通過1927年以來的美股數據分析得出,雖然在互聯網時代有蘋果、微軟這樣非常漂亮的個例,但邁入全美市值前十門檻的公司,很難長期保持超越大市的收益率。

  整體來說,新晉Top 10個股在達到這一標志性門檻前,過去十/五/三年平均年化超額收益率分別為10%、19.1%和24.2%,但在邁過這一門檻後次年開始,三/五/十年的平均年化超額收益率降至0.7%、-0.6%和-1.5%。

(來源:Dimensional)

  雖然很難想象眼下如日中天的互聯網巨頭會以何種方式退出美股龍頭的位置,但美股市場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在10年、20年和40年前的美股龍頭分別是埃克森美孚、通用電氣和AT&T,眼下隻有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還處於美股市值前三十的邊緣位置上。

  即便不看這些上個世紀的龍頭,英特爾進入前十門檻前後10年驚人的超額市場收益率變化(29% vs -6%)、谷歌步入前十後5年超額收益率被腰斬,足以說明類似的事情同樣會發生在互聯網時代的佼佼者身上。

  除瞭個股收益風險外,標普500指數前十大成分股市值占比已經達到驚人的30%,遠超歷史上任意一個科技泡沫達到過的巔峰。對於日漸習慣“龍頭永遠漲”的投資者而言,要想繼續取得超額收益,意味著泡沫得繼續令人不安地膨脹。

  根據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的測算,標普500公司前十大成分股的過去12個月滾動市盈率比起過去25年平均水平要高出68%,而其餘個股的市盈率僅比歷史平均水平高出28%。

  這樣的事情在美股歷史上也不是沒有例子。早在上世紀60-70年代,美股市場誕生瞭一批被稱為“漂亮50”(Nifty Fifty)的個股,隨後機構投資者蜂擁抱團也使得這些個股的市盈率飆升。雖然大多數公司至今仍然是耳熟能詳的國際企業,但在市場瘋狂炒作後,這些藍籌股在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都在估值回歸的道路上跑輸大盤。

  對於投資者本身而言,歷史輪回的轉折點往往隻有在發生後才能被知曉,但分散投資風險卻是值得眼下就思索的事情。

  景順公司在2003年4月發行瞭一支標普500等權重ETF,在成立最初的十年裡比起市值權重的同類產品收益率高出58%,雖然在之後的科技巨頭膨脹過程中這隻基金跑輸瞭43%,但從更長的考核期來看依然存在巨大的優勢。

(長期來看等權ETF依然能跑贏,來源:TradingView)

發佈留言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