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業健康轉型在路上!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成立,教育中概股承壓,市值蒸發百億

近日,K12教育再次迎來監管新舉措,教育機構的健康轉型迫在眉睫。

6月15日,教育部召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成立啟動會。經中央編委批準,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的主要職責包括四個方面:

壹、承擔面向中小學生(含幼兒園兒童)的校外教育培訓管理工作,指導校外教育培訓機構黨的建設,擬訂校外教育培訓規範管理政策。

二、會同有關方面擬訂校外教育培訓(含線上線下)機構設置、培訓內容、培訓時間、人員資質、收費監管等相關標準和制度並監督執行,組織實施校外教育培訓綜合治理,指導校外教育培訓綜合執法。

三、指導規範面向中小學生的社會競賽等活動。

四、及時反映和處理校外教育培訓重大問題。

教育部會議強調,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領導班子要以“釘釘子”的精神推動“雙減”工作落地見效。

教育行業新規不斷

2021年以來,從中央到地方,關於教育行業的規定密集出爐。

今年2月,教育部發佈了《教育部2021年工作要點》,提出了深化校外培訓機構治理。

2021年4月,教育部印發了《關於大力推進幼兒園與小學科學銜接的指導意見》,要求培訓機構不得對學前兒童違規培訓。

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召開,會議通過了《關於進壹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會議指出,義務教育最突出的問題之壹是中小學生負擔太重,短視化、功利化問題沒有根本解決。特別是校外培訓機構無序發展,“校內減負、校外增負”現象突出。

配合中央出臺的各項文件,北京、上海等多地都展開了檢查,並且發佈了相關的文件。

3月底,北京市教委印發《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於近期檢查發現校外培訓機構存在問題的通報》。通報指出,在近期開展的執法檢查中,相關區部分恢復線下教學活動的校外培訓機構被發現仍存在不符合工作規範要求的問題。

5月,北京市海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佈《教育培訓行業廣告發佈重點內容提示書》。不久後,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發佈《教育培訓廣告發佈標準》,《標準》指出發佈教育培訓廣告應具有相關資質和許可證。此外,《標準》表示,教育、培訓廣告不得對升學、通過考試、獲得學位學歷或者合格證書,或者對教育、培訓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證性承諾;不得明示或者暗示有相關考試機構或者其工作人員、考試命題人員參與教育、培訓。

在各地的檢查中,新東方、好未來旗下的學而思等校外教育機構遭到處罰。

4月,北京市市場監管局依法查處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價格違法、虛假宣傳等行為,對高途、學而思在內的四家校外教育機構分別給予警告和50萬元頂格罰款的行政處罰。

6月,市場監管總局組織地方市場監管部門組建專案組,在5月初對作業幫和猿輔導兩家機構開展檢查的基礎上,對新東方(EDU.US)、好未來(TAL.US)旗下的學而思、精銳教育(ONE.US)、掌門1對1、華爾街英語、噠噠英語、卓越、威學、明師、思考樂、邦德、藍天、納思等13家校外培訓機構重點檢查。

檢查發現,15家校外培訓機構均存在虛假宣傳違法行為,13家校外培訓機構存在價格欺詐違法行為。市場監管部門對15家校外培訓機構分別予以頂格罰款,共計3650萬元。

教育行業野蠻生長或迎“冷靜期”

從近10年教育培訓相關企業註冊量來看,總體呈波動增長趨勢。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4年教育培訓相關企業註冊量增長率達10年來最高,同比增長80%,新增2.7萬家。2020年註冊量達10年來最高,共新增8.4萬家。

從增長情況來看,2020年企業註冊量增速放緩,2020年企業註冊量僅增長了8%,而2019年同比增長了36%。

從行業融資次數來看,據企查查數據, 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的13個月內,教育行業企業的融資數量在2021年1月達到最高點,達46起。

在2月時,該數值驟降至31起。3月,企業的融資次數回升至36起。在4月、5月又有所回落。5月,教育行業企業的融資數降至29起。

另據相關機構統計,1-4月K12培訓融資熱度驟降。在5月份的投融資事件統計中,K12培訓的融資事件數目歸零。

從教育行業企業獲得的融資金額來看,除未公開披露融資金額的企業,2020年5月至2021年5月的13個月內,好未來、作業幫、猿輔導和高途獲得的融資金額位列前五。好未來成為期內獲得融資金額數最高的企業,融資33億美元。作業幫位列第二,融資超16億美元。

在排名前五的企業中,猿輔導甚至獲得了兩次融資。兩輪融資總計超22億美元。

此外,美股指數註意到,排名前五的融資金額均發生在2020年。

教育行業企業在疫情期間的瘋漲後,在強力監管下,或將迎來“冷靜期”。

教育中概股股價暴跌,四個月市值蒸發百億美元

在美股上市的教育中概股在監管推進中不斷承壓。今年2月左右,好未來、新東方、高途等多家教育中概股的股價在達到高點壹路下跌。

2月16日,好未來的股價達到最高點,盤中報90.96美元。同日,新東方盤中股價觸及最高點,報199.74美元。1月27日,高途股價達最高點149.05美元。

截至,6月16日收盤,好未來、新東方和高途的股價分別為23.97美元、8.37美元和13.71美元。

政策變動下,市場迅速對教育中概股做出反應。2月至當地時間6月16日收盤,好未來股價跌幅達68.8%,新東方股價跌幅達95%,高途股價跌幅達86.9%。

2021年2月以來,好未來、新東方、高途3家頭部教育機構的市值蒸發超600億美元。

同時,近日多家評級機構下調了好未來和新東方的股票評級。

摩根士丹利將好未來的股票評級從“增持”連降兩級至“減持”,新東方的股票評級從“增持”下調至“持股觀望”。

另壹家投行瑞信也下調好未來和新東方的評級,將好未來評級從“跑贏大盤”下調至“跑輸大盤”,將新東方的評級從“跑贏大盤”下調至“中性”。

甚至在富時羅素6月最新公佈的極度檢討結果中,富時中國A50指數剔除了新東方。

此外,美股指數註意到,高瓴5月提交的持倉報告顯示,高瓴清倉了好未來和壹起教育科技。

公司層面上,據媒體報道,為應對政策變動,數家教育機構都開始縮減應屆生招聘規模,大量已收到錄取通知的應屆畢業生被毀約,涉及公司包括高途、作業幫等。

高途對此回應稱,今年高途課堂和高途在線招聘的輔導老師崗位應屆生,只要已和公司簽訂完三方協議,均可按約定時間入職。

有內部人士透露,作業幫於6月7日開啟大裁員。雖然作業幫回應稱,“裁員傳聞不實。我們根據公司戰略進行業務調整,包括正常的人員優化和流動,重點業務人才招聘仍在繼續”,但是市場大多把這次“戰略調整”看成是“大裁員”。

展望:教育機構健康轉型

在政策層面加強教育行業的監管是為了促進教育機構健康轉型,行業發展更加良性。有教育從業人士表示,“其實,罰錢不是根本目的,我們還要看到背後深層的意義:有利於提高教育培訓行業的入門門檻、讓資本退潮,同時也讓整個教育行業變得更為公平。”

對於未來教育機構的發展走向,安信證券認為,強化學校教育主陣地的價值,用AI等科技手段保障教育公平,提升校內教育教學效率的企業將迎來歷史性機遇。

媒體指出,以治標降虛火,以治本促育人,相信以校外教育培訓監管司成立為契機,在種種治理舉措下,教育培訓行業會更加規範有序,社會教育心態會更加理性科學。

Posted in 未分類

發佈留言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