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優車即將退市?陸正耀上市“三件套”正撤離資本市場

近日,神州優車(838006.OC)收到全國股轉公司《終止掛牌決定》,因其未按期披露2019年報,股轉公司決定自2021年3月22日起終止神州優車在新三板的掛牌。這意味著,陸正耀或將全面退出資本市場。

眾所周知,陸正耀曾憑三大上市公司紅極壹時,後來歷經變故、物是人非,導致三家公司走向“岔路口”。如今,“斷尾求生”的神州優車還是沒能逃脫退市命運;無端受累的神州租車(00699.HK)被“賣身”私有化,去年業績巨虧42億元;在美退市的瑞幸咖啡,積極謀重組談融資,市值暴漲7億美元。

信披違規,神州優車瀕臨退市

年報未按期披露,是神州優車退市的直接原因。其籌備與編制歷程,也是壹波三折,甚至還牽扯出壹張罰單。

神州優車先是推諉於疫情持續影響,無法按期披露年報,並兩度申請延期。可延期也沒有等來市場翹首期盼的年報,於是公司在2020年7月1日被停牌。在承諾會在2個月內披露年報後,神州優車於8月20日起復牌;但復牌僅十天,由於再次失信,公司徹底陷入停牌死局。

錯失最後壹次披露機會,神州優車解釋“事出有因”,涉及收購北京寶沃股權壹事。

2020年7月底,中國證監會下發《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擬認定神州優車不晚於2019年1月17日通過子公司長盛興業取得了北京寶沃控股權,並認為其應從當日起將北京寶沃納入公司財報合並財務報表範圍。

神州優車則認為,該結論與實際情況不符,且會增加公司2019年度財報的審計難度、及編制工作量。於是,發起聽證程序,導致錯過了8月30日年報披露最後期限。

該事件最終以“壹紙罰單”收尾。

2020年11月23日,神州優車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在財報中,神州優車未將北京寶沃納入當年壹季報和及半年報合並範圍中,導致少計資產比例分別超過58.32%和64.05%,構成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因此,對神州優車給予警告,並處以五十萬元的罰款;此外,還對包括陸正耀在內的4位高層領導分別給予警告,並處以五至二十萬元的罰款。

幾次三番信披違法違規,將神州優車推向了退市邊緣。

3月15日,神州優車披露全國股轉公司出具的《關於終止神州優車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掛牌的決定》,公司將於3月22日被摘牌。

業績大起大落,掛牌三年戛然停擺

據了解,神州優車於2016年7月22日掛牌新三板,公司定位為中國出行和汽車領域的綜合服務平臺。

就財報而論,神州優車大起大落的業績簡直令投資者頭皮發麻。

從已披露的財報來看,2016年至2018年期間,神州優車分別實現營收58.45億元、98.56億元、59.49億元,同時,上市三年也由虧轉盈,分別實現歸母凈利潤-35.80億元、-2.62億元、2.70億元。

神州優車最後壹份財報是2019年半年報。2019上半年,實現營收19.20億元,同比下降48.98%,主要由於公司專車及車閃貸業務收入有所減少;凈虧損6.52億元,由於“報告期內公司聯合北京寶沃推出汽車新零售模式,當前正處於市場培育初期,公司在其渠道建設、品牌建設等方面的資金投入較大”。

半年報中,神州優車還透露了壹筆對北京寶沃的擔保事項,擔保余額高達23.90億元,占公司凈資產比例超過25%。在其以41.09億元高價完成股權收購後,北京寶沃被正式納入“神州系”。該對外擔保轉為對子公司的擔保。

追溯歷史,汽車品牌“寶沃”是由德國工程師卡爾·寶沃創於1919年創建,至今已有百年。對北京寶沃,神州優車評價很高,認為“北京寶沃具備傳統能源和新能源整車雙生產資質,且擁有較穩定的全球優質供應商網絡和全球領先的“工業4.0”整車生產制造能力”,並謀劃了“神州寶沃汽車新零售”的宏偉藍圖,擬將傳統汽車銷售模式由“重”轉“輕”,重新定義汽車新零售模式。

但壹切就此戛然而止。截至停牌日(2020年9月1日),神州優車股價0.99元/股,總市值26.59億元,流通市值17.84億元。至今仍在停牌。

神州租車“私有化前最後壹份年報”:巨虧近42億

神州租車(00699.HK),陸正耀曾經手中另壹顆“明星”,日前披露2020年報,被市場調侃為“私有化退市前最後壹份年報”。

財報顯示,神州租車2020年實現總收入(包括租賃收入及二手車銷售收入)61.24億元,同比下跌20.40%;不僅是營收下降,受疫情等因素影響,神州租車還出現大幅虧損,凈利潤由盈轉虧:2020年凈虧損41.63億元,而去年同期為盈利3100萬元。

造成神州租車巨額虧損的原因中,股權投資減值達到28.01億元。市場分析,應該是受到瑞幸造假的信任危機連累,引發了金融機構和供應商擠兌。

驚濤駭浪下,陸正耀“斷尾求生”,多次尋買家出手神州優車持有的神州租車4.43億股股份。

前後約半年多時間,神州租車歷經華平、北汽、上汽輪番爭奪及反復;最終,2020年11月,被MBKPartners(安博凱)以17.71億港幣接手,轉讓價款主要用於償還神州租車股份質押借款。自此,神州租車與陸正耀完全“剝離”。

截至2020年底,神州租車資產總額為121億元,負債總額80.97億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21.82億元;債務總額及債務凈額分別為66.6億及44.7億元,去年同期為148.8億及90億元,即期債務部分佔債務總額53.6%。

此外,財報還提及,神州租車在2020年內向放貸人償還了總計89億元人民幣。該數據將公司的韌性與強大的造血能力展露無疑。

瑞幸咖啡談融資謀重組,市值暴漲7億美元

陸正耀曾經的上市“三件套”,還有壹個瑞幸。

好巧不巧,同樣是這個時間段,瑞幸咖啡也有了新動態!

3月16日,瑞幸在官網宣佈:已與4.6億美元2025年到期的可轉換優先債券大部分持有者簽訂了重組支持協議(RSA),並將於近期履行該協議中的債務義務。瑞幸預計,重組將為現有的票據持有人提供面值約91%-96%的票據補償。

有分析稱,瑞幸咖啡預計將重組現有債券,前提是能使公司全面解決其資本結構問題,並能更好地為長期成功做好準備。

公告還披露,瑞幸正在積極利用多種渠道進行融資,目前正與投資者進行獨家談判,將通過非公開發行股份募集至少2.5億美元。

受此影響,瑞幸在美股粉單市場漲超49%,市值壹夜大漲超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5億元)。

目前,瑞幸全國各地的門店仍正常運營。

跟據公司聯合清算人向開曼群島大法院提交的首份報告,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季度分別實現營收5.65億元、9.80億元、11.45億元;第三季度營收較去年同期增長了35.80%。

據市場報道,在2021年春節期間,瑞幸更是達到了較去年同期近7倍的營收規模。

在業績高漲的發展趨勢下,瑞幸又重新開啟了擴張模式。

此前,受財務造假、被迫退市等“黑天鵝”影響,瑞幸咖啡直營門店從4507家壹度驟降至3000多家。

今年1月,瑞幸咖啡宣佈重啟新零售合作夥伴招募計劃,再次放開加盟,不收取任何形式的加盟費,同時瑞幸總部支持、共享營銷推廣資源。該加盟業務最早於2019年推出,後因2020年“疫情影響”被暫停,如今,瑞幸決定重新恢復加盟,對湖北、四川、浙江等22個省份的部分城市開放。

Posted in 未分類

發佈留言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