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BIDU.US)大裁員內幕:全員會上宣佈,直播業務或被裁90%,高管曹曉冬將離職

昨日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MEG)被曝裁員,後有百度人士向媒體表示「此次裁員為小規模調整」。

不過,新浪科技從多位MEG員工和百度員工處獲悉,此次裁員絕非「小規模」,甚至不少人直言「2018年以來從未見過如此大規模的裁員」。

與以往裁員不同的是,此前涉及業務變化和組織架構調整的員工可以申請內部轉崗,而此次是直接裁員。甚至於,不少員工接到被裁消息後,次日就能出去找工作。

另有被裁員工透露,此次裁員是在12月22日上午11點的全員大會上宣佈的。結合多位MEG員工和百度員工的信息,此次裁員的大致情況是:

  • 1、百度將商業化提為業務的首要目標,花錢多、商業化能力(效果)越差的業務裁員越多,核心目標是在商業化能力弱的業務上節約人力成本,預算收縮。

  • 2、遊戲部門300多人幾乎全部被裁,直播業務被裁員90%,即使是商業化能力較好的財經垂類直播,也有人被裁掉;教育等業務也有裁員,具體比例不詳。不排除MEG其他業務還有繼續裁員的可能。

  • 3、在內部傳瞭一年多要離職後,百度副總裁、移動生態用戶增長部總負責人、互動文娛平臺總負責人曹曉冬的確要從百度離開。曹曉冬是百度的老兵,今年2月百度在完成對YY的收購後,他被任命為YY的負責人。為此還為他在廣州設立瞭一間辦公室。此外,他還負責百度的直播、好看視頻等產品和業務。

關於此次裁員,百度官方尚未有具體回應。

「此輪裁員一年前就有端倪」

根據公開資料,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MEG)包括瞭手機百度App、智能小程序、百傢號、百度直播、短視頻、遊戲、百度知識等。

百度遊戲是裁員重災區之一,「那是因為遊戲業務真的很垃圾,自研遊戲沒有任何成果,代理的都是一些不知名的網頁小遊戲。」一位離職不久的百度遊戲員工說。

同樣,在社交平臺上,當有人詢問「百度遊戲業務是否值得入職」時,有認證為「百度員工」的賬號回應道:「天坑」。

早在2013年,百度便曾以19億美元收購瞭網龍旗下移動互聯網平臺「91無線」,並將其與自傢負責遊戲聯運的多酷遊戲整合為百度移動遊戲,發力遊戲業務,但由於產品自研能力沒有跟上,91無線在騰訊應用寶等產品的圍攻下逐漸敗下陣來,最終百度遊戲也被迫出售。

今年7月28日,百度召開發佈會宣佈推出百度遊戲新品牌,重組業務團隊,由原觸控遊戲總經理徐建任總經理,巴別時代COO王慧任副總經理,發佈會上一舉公佈瞭23款遊戲,其中重度遊戲占9款,大部分為自研。但不到半年時間,百度遊戲就幾乎在這一輪裁員中全軍覆沒。

一位MEG員工回憶,百度MEG的這一輪裁員在2020年底就已經有端倪。

2020年底,百度開始談員工的績效,當時要求每個部門都要有M-(意為不合格)的員工。在績效結果出來後,MEG是出現M-績效最多的事業群。「幾乎每年MEG的M-績效都要比其他業務群要多」,前述員工說,如果一個業務團隊的商業化能力不夠出色,ROI(投資回報率)拉不平,很容易被砍掉。

但令很多人都感到意外的是,以往百度會在砍掉這些業務後,內部消化員工,即使有裁員也不會太多。「這一次是決定直接砍掉業務,然後如此規模的裁員,還是非常令人意外的。」

另有業內人士評價稱,「遊戲項目一般是需要長期的研發時間,從立項到項目上線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重度遊戲則更久。互聯網公司資金流普遍不穩定,投幾個不同的項目後資金就容易出現變動,百度大力發展AI和汽車後,資金流不夠穩定,今年的投資也沒太好的收益,真的拖不起重度遊戲的研發瞭,所以裁員也在預料之中。」

「MEG管理層熱衷向上管理」

除遊戲業務外,直播業務也是此次裁員的重災區,這一切可能還要歸因於李彥宏。

2020年5月,李彥宏和樊登讀書創始人樊登在百度App進行瞭一場直播對話,李彥宏還在直播中帶貨賣書、賣知識。這也被看成是百度直播中臺業務的起點。從那之後,直播中臺業務從百傢號中獨立出去,擁有自主品牌,獨立運營。

最早獨立出去的百度直播中臺,員工還是百傢號的人,項目經費也來自於百傢號。「在百度就是這樣,高層的愛好能影響到很多業務。但可能又對未來缺少判斷,導致百度對市場的變化缺乏前瞻性,很多熱點(項目)退潮瞭才開始跟進。」一位前百度員工說。

在百度直播和百傢號完成切割後,2020年6月,百度找來瞭原虎牙直播的創始人之一陳羅金(花名:古豐),讓其負責直播業務,最初他向百度副總裁、百度App總經理平曉黎匯報。同年11月,百度在官宣收購YY之後,對MEG的組織架構進行瞭一輪調整,由曹曉冬統一負責泛知識、泛服務、泛娛樂直播業務。由此,古豐的匯報關系也轉向曹曉冬。

「古豐這個人性格比較溫和,但在百度處處碰壁,很多事情不好推進。後來,曹曉冬找來瞭楊淑玉,原來手遊直播平臺觸手的CMO。」一位百度直播員工說,楊淑玉到瞭之後,主要負責百度直播的運營,也是她開始規劃百度直播的垂類運營,借此進行直播的商業化。

在百度內部,觸碰健康業務是一件比較敏感的事,所以最早百度直播在垂類運營中不包含健康,而是把這一塊業務歸到瞭大百度的健康運營事業部。百度直播選擇比較輕的垂類來做商業化,比如旅遊、美食、職業教育、財經等,之後又增加瞭情感垂類,但因為商業化不太成功,隨後被否掉瞭。「所以百度直播到最後,就是依靠財經垂類做的商業化。」前述百度直播員工說。

2021年2月,古豐以傢庭為由從百度離職。百度直播的實際負責人變成楊淑玉,但沒多久,她也從百度離職瞭,百度直播業務又交到瞭前花椒直播COO、原百度全民小視頻負責人餘果手上,餘果直接向曹曉冬匯報。

(百度副總裁、移動生態用戶增長部總負責人、互動文娛平臺總負責人曹曉冬。資料圖)

「曹曉冬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整合好YY和百度直播,兩者沒有平衡到位」,一位百度直播的前員工說,兩塊業務都歸曹曉冬負責,但經常掐架,百度直播搶YY的資源,YY後來也對百度直播毫不客氣,畢竟兩者一個在百度總部,一個遠在千裡之外的廣州,協調事宜遇阻。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百度MEG很多中、高層都熱衷於做向上管理,而非貼近業務。

一個曾經發生在百度直播的事情是,沈抖曾提出要自媒體「回形針」入駐百度直播,曹曉冬應承下來,並讓下面的BD團隊去執行,但後來入駐不成功。於是有人就讓技術團隊做瞭一個「回形針」的馬甲號,然後再做內容搬運。

有部門年終績效被推遲

除裁員風波外,Q4的百度並不太平。

12月初,新浪科技曾報道,百度投資的愛奇藝大面積裁員,收縮業務。持股超過50%的百度,並沒有支援危難之中的愛奇藝。

幾天前,另有報道稱百度智能駕駛事業群組織架構及高層人事變動,相關業務部員工與資產已陸續由百度集團相關主體公司,轉入百度全資子公司。其中,一些商業化部門開始需要制定並完成年度營收指標。這意味著,在進行多年投入後,百度對自動駕駛、智能汽車部門業務賺錢能力的要求也正在提高。

另有百度內部人士對新浪科技透露,目前百度內部的年終打績效也被推遲。「確定有部門人員績效被推遲瞭,會被補償0.5個月,但不清楚是否涉及全員」。但也有業內人士評價稱,「借助年終績效優化一下人員結構,也是每傢管理慣用的手段。」

據百度第三季度財報,第三季度百度營收319億元,同比增長13%,其中百度智能雲三季度營收同比增長73%;歸屬百度的凈利潤(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50.9億元,同比下降27%,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百度凈虧損165.59億元。

Posted in 未分類

發佈留言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