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贊助商成2020東京奧運會大贏家,體育轉播權之爭再起

突如其來的疫情給原定於在2020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會帶來了極大的變故。從時間上,本屆奧運會延期至今年7月23日至8月8日舉行。

而受到疫情影響的不僅是本屆奧運會舉辦的時間,還有各國的運動員、觀眾以及已經投入大量資金的各國贊助商們。

奧運會成全球營銷熱點

奧運會的經費最初由主辦城市承擔,但是隨著奧運會成本的增加,國際奧委會逐漸放寬了這項規定。1978年國際奧委會同意奧運會經費可以不由主辦城市負擔,而以商業化的方式。

1985年,國際奧委會提出的“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TOP計劃”(以下簡稱“奧林匹克TOP計劃”),將企業參與奧運營銷的熱情推向高潮。

國際奧林匹克TOP計劃每四年為壹個運作周期。每個周期含壹屆冬季奧運會、壹屆夏季奧運會。加入該計劃的企業將獲得“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的稱謂,也由此獲得在全球範圍內使用奧林匹克知識產權、開展市場營銷等相關權益的回報。

與此同時,合作夥伴也需要對奧運會做出貢獻,如提供產品、服務、技術、專業知識和人員配置以支持奧運會的舉辦、支持全球運動員的訓練及發展等。

(圖片來源:國際奧領匹克委員會官網)

國際奧委會官網顯示,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包括可口可樂、阿裏巴巴、英特爾在內的15個品牌。

(圖片來源:國際奧領匹克委員會官網)

此次東京奧運會贊助商分為四大類:14家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15家金牌合作夥伴、32家官方合作夥伴以及20家官方支持商。

其中,金牌合作夥伴包括佳能、三井住友銀行等。官方合作夥伴包括朝日新聞、全日空航空等。官方支持商包括谷歌等。

雖然國際奧委會吸收了全球各國頂級的企業作為合作夥伴,但是其支柱業務卻並非來源於此。

國際奧委會的營收主要來源於出售轉播權、全球合作夥伴計劃和國際奧委會官方供應商和許可計劃。而體育賽事轉播權是支持國際奧委會的支柱。

據國際奧委會2019年財務報告,2013-2016年,其高達73%的營收來自轉播權。其次為全球合作夥伴計劃,佔比18%。

2013-2016年,國際奧委會的營收為57億美元,據此估計,轉播權貢獻的營收約為41.61億美元。

(圖片來源:國際奧委會年報)

壹眾贊助商吃啞巴虧,體育賽事轉播權卻成香餑餑

由於主要營收來源是轉播權,疫情對於國際奧委會的營收預計會有較小的影響,但是大部分2020東京奧運會的贊助商卻是有苦不能言。

隨著日本疫情的變化,東京奧運會的舉辦形式也壹再變化,由於觀眾無法按照預期入場觀看比賽導致部分贊助商對投資回報率產生了質疑。

據媒體報道,作為東京奧運會頂級贊助商豐田調整了奧運會的營銷策略,準備好了不以促銷為目的,而是旨在宣傳運動員精神等內容的電視廣告。但是近日,豐田宣佈取消在日本投放與奧運會相關的電視廣告。

在多家贊助商都受到負面影響的情況下,還有壹類贊助商反而從中獲利——互聯網贊助商。

中國移動咪咕公司、快手和騰訊相繼成為2020東京奧運會與2022北京冬奧會在中國大陸地區(含澳門)的官方合作夥伴。

2020年12月8日,中國移動咪咕公司宣佈成為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的東京奧運會、北京冬奧會的賽事轉播頂級合作夥伴。

2021年5月21日,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與快手簽署了授權合作協議。快手將成為2020東京奧運會與2022北京冬奧會的持權轉播商。

6月23日,快手宣佈與中央廣播電視總臺達成2020東京奧運會及2022北京冬奧會賽事轉播短視頻戰略合作,快手成為兩場賽事轉播短視頻戰略合作夥伴。

拿到獨家的體育版權之於這類互聯網贊助商來說,就是獲得了轉化付費用戶的巨大機會。

當線下觀眾因疫情驟減,線上成為了觀摩比賽的唯壹途徑,就導致線上觀看人數相當可觀。

快手高級副總裁嚴強曾表示,在奧運期間預計快手覆蓋總人次會超過600億,預計觀賽人數會超過5億以上。

快手此次壹舉成為2場賽事的轉播視頻戰略合作夥伴,是因為已經嘗到了拿下體育賽事轉播權的甜頭。

快手科技CEO宿華稱,今年3月快手成為CBA官方直播平臺和CBA官方短視頻平臺,在此期間,直播總播放次數累計達到了8.1億,直播互動總計3.6億,用戶對直播的二次加工也極大的豐富了平臺內容。

除了快手,騰訊在中國體育賽事版權中的壹直遙遙領先,目前騰訊持有NBA、英超、中超、F1、NCAA、NFL、MLB等眾多國際頂級賽事內容。

曾有媒體在2019年推算,騰訊體育會員收入達2.6億元左右,NBA年度廣告收入大概六七億元,NBA給騰訊帶來的年營收在十億元左右。

前瞻產業研究院發佈的研報表示,賽事版權是整個體育職業賽事服務的核心,優質的體育賽事具有很高的商業價值,能夠為企業帶來豐厚的收入。

從數據來看,未來中國體育直播用戶規模將繼續擴大。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2020年中國體育直播用戶規模為1.38億人,預計2021年中國體育直播觀看用戶可達1.45億人。

雖體育版權能給互聯網企業帶來壹定的收益,但是並非所有的企業都能吃下這口“蛋糕”。分析師表示,新媒體公司在體育版權除非有很成熟的會員和品牌廣告主,不然很難做到盈利的,更多的是壹種戰略性投入,通過內容來獲取用戶和促活用戶。

Posted in 未分類

發佈留言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