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遊戲、網貸公司紛紛跨界比特幣挖礦,是蹭熱度還是真挖礦?

自2020年末,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價格壹路飆升。

4月1日,比特幣出現8年來首次月線六連陽。上壹次出現六連陽還是2013年4月,彼時比特幣收盤價達約140美元,在4-5月內回調至100美元以下,但將在之後的六個月內飆升7倍,價格首次超過1000美元。有分析師表示,如果目前市場遵循2013年的趨勢,比特幣2022年的交易價格可能超過40萬美元。

據了解,加密貨幣是壹種P2P(點對點)形式的數字貨幣,通過代表真實世界資產的方式進行限定,可以利用區塊鏈查其以往記錄、透明度高,同時允許隨時直接支付給任何人,交易手續費低。

而比特幣是其中具有最大的網絡效應的加密貨幣。比特幣在設計的時候就確定總數僅有2100萬個,發行的數量和頻率也遵循固定的算法,而且增加的速度會越來越慢。“物以稀為貴”,此前,PayPal、visa、特斯拉等公司也紛紛推出加密貨幣結算服務,推動比特幣上漲。

目前比特幣的價格已達56559.24美元/枚。

加密貨幣市場火爆,眾多企業都想分壹杯羹

比特幣價格的飆升也讓加密貨幣採礦這項業務變得越來越有利可圖,吸引了眾多尋求獲得高額利潤的企業目光,其中比較典型的企業包括500彩票網、第九城市、中環球船務和信而富等。這些加入到比特幣採礦熱潮中的上市公司有壹些共同點:它們都是從非加密業務“跨界”至加密貨幣挖礦事業,它們在轉型前長期遭遇虧損或瀕臨退市。

500彩票網(比特礦業)

500彩票網成立於2007年4月原本是壹家中國互聯網彩票交易平臺,提供國家合法彩票的購買合買服務,以及相關咨詢和社區服務,公司於2013年在紐交所上市,成為第壹家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互聯網彩票公司。

但是上市後,公司即遭遇行業重大沖擊:2015年,北京禁止使用互聯網銷售彩票,這迫使500彩票網將其主要的互聯網彩票業務轉移到現場彩票零售。

在將線上業務轉為線下後,500彩票網的業績也壹落千丈。據公司財報,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總收入分別為1.26億元、3968.8萬元、2181.5萬元;凈虧損分別為4.52億元、6.6億元、2.2億元。關於虧損原因,公司表示2019年瑞典牌照更變導致公司線下收入減少,另外2020年公司營業費用增大、存貨減值,投資上也給公司帶來了損失。

隨著業績的每況愈下,500彩票網的股價也迎來暴跌。2020年底公司股價已跌至2.69美元的低點。距離2013年上市之初的13美元已經跌去近8成。

在此背景下,500彩票網開始尋求業務轉型,將目光投向了日益火熱的加密貨幣採礦事業。2019年11月,500彩票網就曾發佈《中國彩票行業區塊鏈藍皮書》,意圖提供為中國彩票行業定制的區塊鏈解決方案。其關聯公司樂透互娛從2019年就轉型運營比特幣數據中心。2020年12月底, 500彩票網任命樂透互娛區塊鏈項目高級顧問楊險峰為新CEO,正式宣佈將佈局區塊鏈及加密貨幣領域。

今年以來,500彩票網開始加大對加密貨幣業務的佈局:1月28日,公司增持擁有了3座加密數字貨幣礦場的子公司樂透互娛;2月2日,斥資850萬美元購買5900臺比特幣挖礦機; 2月16日,收購比特小鹿(Bitdeer)旗下的BTC.com全部礦池業務,全面佈局區塊鏈; 2月23日,定向增發2300萬美元,獲得約356個比特幣和1150萬美元現金,前者當時價值1150萬美元;2月26日,從Bitdeer子公司購買1923臺比特幣S17現貨礦機,總算力為113PH/S,同時購買了2000臺ETH採礦機; 4月初,收購7nm礦機生產商Bee Computing。

為了徹底與傳統的彩票業務劃清界限,這家成立已近15年的彩票公司於2021年3月宣佈正式改名為“比特礦業”。

盡管進軍比特幣採礦事業不算太早,但500彩票網的轉型已經初見效果。500彩票網稱,截至2月26日,公司已正式開始從加密貨幣業務中產生營收。

預計在2021年上半年ETH採礦機的總計算能力達4800GH/s,完成1337PH/S的比特幣算力部署。

相比業績,挖礦對股價的提振作用更是立竿見影。 自從500彩票網宣佈投資加密貨幣採礦業的計劃以來,今年以來其股價已飆升,截至發稿時已達到19.2美元,較2020年12月31日收盤價上漲113.33%。

另壹家通過“挖礦”重獲新生的公司是第九城市。

第九城市

第九城市創立於1999年,2004年2月由GameNow.net Limited改為現用名,是壹家網絡遊戲運營商,是中國大陸知名的MMORPG遊戲公司。第九城市成立於1999年,是壹家網絡遊戲運營商。公司於2004年12月15日在納斯達克上市。朱駿為第九城市董事長兼行政總裁,也是前上海申花足球俱樂部投資人。公司經營的遊戲包括MMORPG、網路遊戲、社交遊戲、手機遊戲和IPTV遊戲,目前開發和代理的產品有《EA Sports FIFA Online 2》、《奇跡世界》(SUN)、《卓越之劍》(GE)、《快樂西遊》、《王者世界》(Atlantica)、《名將三國》、《九洲戰記》、《Audition2》(AU2)、《暗黑之門》(Hellgate: London)、《Ragnarok2》(RO2)、《Emil Chronicle Online》、《Huxley》等。2004年12月,第九城市在納斯達克上市,首發價為17美元/股, 2008年其股價達到峰值1530美元,大漲近90倍。然而此後,公司網遊業務業績和股價壹路下跌,多次達到退市邊緣。

2019年,第九城市曾試圖殺入電動車領域,先後宣佈與FF聯合成立合資公司進軍電動汽車領域,並購買電動車電池管理系統供應商科信動力9.9%的股份,以及與電動車充電設備及運營平臺提供商深圳驛普樂氏科技有限公司(EN+科技)簽署合資協議,成立合資公司。但雷聲大雨點小。這些舉動並未給公司帶來實質性的轉機。

財報顯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總收入分別為1743元、34.15萬元、62.55萬元;凈利潤分別為-2.39億元、-1.96億元、3.93億元。

2020年,第九城市因股價長期低於1美元多次收到納斯達克的退市通知信。上市之路岌岌可危。

就在這時,第九城市找到了自救的機會——加密貨幣挖礦。

今年1月,該公司成立子公司NBTC,從事於區塊鏈數字貨幣相關業務,並發新股以換購26007臺比特幣採礦機;2月,第九城市接連發行股票以換取共15489臺比特幣採礦機,還購買了Filecoin採礦機;3月,第九城市發行股票以換取10252臺比特幣採礦機。此外,NBTC還於2月購買了5,000臺WhatsMiner比特幣採礦機的優先購買權,並在3月預定了24,000臺Antminer S19j比特幣採礦機。截至3月29日,第九城市部署的比特幣採礦機的總哈希率約為693PH/S,每天可獲得約3枚比特幣,已獲得126枚比特幣。

自從宣佈轉型挖礦後,第九城市的股價大幅上漲,截至發稿時為24.81美元,退市危機成功解除。

如果說上述兩家互聯網公司轉型比特幣挖礦業務還多少能讓人理解,那信而富的轉型則更有“蹭熱點”的嫌疑了。

信而富

信而富成立於2004年,是壹家網貸平臺,為借款人及出借人提供價格合理且快速便捷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彼時,伴隨著貸款端及消費金融的崛起,中國P2P網貸平臺正發展地如火如荼。在2016年行業最高峰的時候,P2P平臺以每天1到2家上線的速度,瘋狂增長,最多的時候,行業平臺高達3000多家。2017年4月28日,緊隨中國互金第壹股宜人貸的步伐,信而富登陸紐交所,成為第二家在美上市的中國P2P平臺;放眼全球,也是當年為數不多的互金上市公司之壹。

然而好景不長。

很快,2018年-2019年,中國互金平臺接連迎來爆雷潮。備案及監管細則的出臺讓中國P2P行業在經過壹番野蠻生長後迎來整頓和洗牌期。互金行業開始湧現大量裁員、倒閉和轉型。眾多互金平臺也在這時開始摘去頭上的”P2P“標簽。

在退市邊緣掙紮的信而富就是其中壹員。

上市後,信而富接連遭遇了行業低迷、現金流不充裕、股價跌至最低標準、高管團隊極不穩定等危機時刻。

2019年5月17日,信而富宣佈,由於業務運營和董事會方面的調整,公司無法如期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申報20-F年報,並且已經接到美國紐交所的相關通知函,告知公司在最低平均股價和及時申報年報兩方面不符合繼續上市的相關標準。

轉型迫在眉睫。

當年6月,信而富透露將與Hongkong Outjoy Education Technology Co., Ltd.成立新公司,主營以機構資金為放款主體的助貸業務。實際上,信而富在當年4月中旬已經停止了網貸的兌付。

但是這並未拯救公司的業績。

據公司2019財年半年報以及三季報顯示,上半年,信而富凈收入1930萬美元,同比下降37%,主要原因為監管環境變化以及與2019年4月退出借貸平臺業務;凈虧損2060萬美元,虧損金額比2018年減少了2020萬美元,主要原因為客戶激勵費用的減少,成本的減少以及業務流程的改進。前三季度,信而富凈收入2350萬美元,同比下降51%;凈虧損2280萬美元,每股收益-0.34美元。

2020年8月,信而富宣佈出售P2P業務,並且更改了股票代碼,公司由“信而富”改名為“艾斯歐艾斯”(SOS)。

2021年1月,SOS計劃佈局加密貨幣採礦業務,聘請加密貨幣挖礦技術專家、收購加拿大加密技術提供商FXK、採購14238臺BTC礦機和1408臺ETH礦機、搭建區塊鏈AI系統。SOS在區塊鏈與加密貨幣領域的頻頻佈局吸引了眾多投資者的關註,1月底股價已呈上漲態勢。2月5日,SOS從四川雷波洞水電站租場地,為雲加密幣挖礦和大數據中心提供電力和空間,當日股價大幅上漲11.4%。隨著加密貨幣價值上漲,公司股價壹度漲超15美元。3月,SOS建立數字資產交易所、與青島融合金控合資建設超級計算中心,專註於區塊鏈和大數據業務。

轉型挖礦是“真心”or“假意”?

從上述案例可以看出,趕上“比特幣”這波熱潮的公司們確實迎來了“新生”——無論是業務還是股價均得到了大幅提振。但這些公司是意圖借此熱度撈錢,還是真的看好該行業想潛心挖礦,有待觀察。

以從P2P轉行挖礦的信而富為例,美國知名沽空機構Hindenburg Research和Culper Research曾於2月26日對其發佈沽空報告,表示SOS並未如它公佈的那樣大手筆購買加密貨幣礦機,市場上根本不存在SOS所購買的“Momentum”品牌“T2T 37T”和“A10 Pro”兩種型號的礦機,SOS公佈的新購買的礦機圖片中為“Innosilicon”品牌礦機,並且SOS披露的購買價不可能買到這麽多礦機,這顯示了SOS並不了解比特幣礦機。此外,報告中指出SOS公司地址也存在造假嫌疑,其列出的總部地址是壹家紐約的酒店。這導致該公司股價當日重挫23%。

3月1日,SOS對做空報告作出回應,當日公司股價收盤大漲超40%。

值得註意的是,自1月21日SOS宣佈進軍區塊鏈業務以來,股價不斷回升的同時,大股東卻集體出逃。自2月18至23日,大股東就幾乎完全退出公司。 其中Hudson Bay Master Fund Ltd.減持160.80萬股,Anson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LP.減持113.81萬股,Anson east master Fund LP.LI Capital Global Opportunities Master Fund.減持37.94萬股。股東出逃或許能夠說明壹些問題。

無獨有偶,國內另壹家比特幣採礦機制造商億邦國際在啟動比特幣採礦業務不久後也遭到質疑。4月6日,Hindenburg發佈針對億邦國際的做空報告,指控億邦國際通過壹系列與內部人士和不明身份買方的異常交易將資金轉移出公司,同時其新推出的“Ebonex”加密貨幣交易所數據涉嫌造假,當日該股暴跌12.91%。

億邦國際成立於2010年,是國內領先的ASIC晶片設計公司和高性能比特幣採礦機制造商。

2020年8月起,公司接連在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亞成立子公司,同時收購新西蘭的金融科技公司,為建立數字資產金融服務平臺做準備。2021年2月17日,公司宣佈啟動比特幣採礦業務,此後又啟動萊特幣和狗狗幣採礦業務。4月5日,公司正式啟動加密貨幣交易所。

雖然作為全球第三大礦機巨頭,但是億邦國際至今仍未實現盈利。財報顯示,2018年、2019年和2020上半年,公司收入分別為3.2億、1.1億和1104萬美元;分別凈虧損1181萬、4107萬和696萬美元。

老牌比特幣採礦機制造商涉足加密貨幣業務都出師不利,可見該行業風險之大。

加密貨幣挖礦業務前景不明

中國擁有全球三分之二的比特幣算力。但對加密貨幣挖礦業務的監管仍處於起步階段,政策尚不明確。

美股指數認為,對於500彩票網、第九城市這類跨行挖礦的企業來說,投資者對其管理層的能力與轉型意圖持有較高的質疑度,這意味著企業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以取得投資者的信任並獲得融資。

此外,從該行業來說,由於比特幣的數量有限,開採出的數量越多,“採礦”的難度也將成倍增長,即使公司在礦機和礦工上投入重金,也不壹定能獲得高回報。相較其他行業,“採礦”所需的設備價格高,同時礦機需要持續運作,這也意味著巨額電力費用。

另壹方面,加密貨幣本身價值波動性大,公司難以確定準確收入。同時,加密貨幣行業暫無政府監督,壹旦受到黑客等網絡攻擊,賬戶上的資金可能面臨清空的危險。而政府目前已推出數字貨幣,壹旦大力發行,可能會對加密貨幣市場帶來沖擊,這也給這行業的公司發展帶來極大不確定性。

企業轉型是壹項結構性變革,而加密貨幣採礦業務更是充滿著不確定性,對於這些“半路出家”的公司,未來它們真的有能力對抗重重風險嗎?仍然有待商榷。

Posted in 未分類

發佈留言

跳至工具列